泉源网

耶和华, 你是我的主

[ 9604 查看 / 0 回复 ]

冯莉莉


2008 年二月十九日, 整夜狂风哀吼, 我的房顶好象随时要被掀掉。  我惊恐, 悲哀, 无助地萎缩在床上, 预感到病危的母亲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第二天早晨噩耗传来, 2008年二月十九日, 成了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我最好的朋友, 最亲的亲人, 生我养我的母亲, 永远地离开了我。

当患难扑面而来时, 我才知道人是多么渺小, 多么无奈, 多么脆弱。  人根本就无法掌控命运和生命。  人是何等的无望和悲哀!  当我身陷困境的时候, 我从人身上, 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虽然有的朋友主动帮我照看小孩, 使我得以回北京探望, 虽然有的朋友打来电话, 发来email慰问, 有的朋友寄来了鲜花, 还有一对朋友把我和孩子请到费城的家里百般照料,  我很感念这些朋友, 但是我的内心还是感到不可填补的虚空。  更让我跌到的是, 有的人没事时可以打电话来东聊西扯,  但是明明知道我母亲病危了, 见到我也从不过问。  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人性的自私和冷酷, 更让我疑惑人生的意义。  我的先生不知道是怕我伤心, 还是不善表达, 总之从他那里, 我也是没有得到多少安慰和劝勉。

我看着自己一双聪明可爱的儿女, 不仅不快乐, 反而是愁肠百转: 我该怎样对待孩子们,  对他们好, 还是坏?  如果对他们好的话,  我总有一天也会死, 他们将会和我一样,  落入我现在的光景中 : 人的尽头, 无奈, 无望, 无出路, 不能死, 又没办法快乐地活。  如果对他们坏的话,  让他们不要亲近我, 不要爱我,  甚至恨我,  这样等我过世了, 他们大概就不会象我一样没有出路。  但是这些话想一想都觉得可怕,  更不可能做出来。  结论就是无论我怎样做,  无论我对他们好还是坏, 他们过的都将是不堪的生活。  怎么办?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没有盼望吗?  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我的帮助在哪里?  答案在那里?

感谢神通过异梦向我展示他的存在和大能。  我曾在母亲过世前后有四个不同的异梦。 第一个梦, 告诉我母亲将会从二楼上摔下来, 结果母亲得病了;  第二个梦, 梦到母亲在我面前呼喊我, 我立刻打电话过去, 证实那一刻, 母亲心跳骤缓, 上了呼吸机; 第三个梦, 梦到母亲躺在床上, 床边还站着一个全身罩在光中的母亲。  我在梦中就明白了母亲将过世。  立刻订了回北京的机票。神就是这样, 通过异梦向我揭示了人生的奥秘, 使我认识到灵和神的存在。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 叫人无可推诿。” (罗2:1)。  我真真切切的梦境, 叫我无可推诿神的奇妙。

感谢神把我带到教会, 通过牧师向我阐明生与死, 使我知道人的生命不只是地上的七、八十年, 人的肉身回归尘土, 人的灵则是永远不死的, 死后且有审判。  对死后复活的基督徒,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启21:4)。神的话语和神的做为, 使我孤苦无助的心渐渐回暖。

记得有一次主日学,唱与主同在这首歌,  当我唱到: “穿阡陌, 过海洋” 时, 我的脑海里象电影一样播放出一幕又一幕: 我在301医院对病危中的母亲说耶稣爱你, 母亲对我微笑;  我在呼吸急症室, 向昏迷中的母亲痛别;我失魂落魄的坐在回美国的飞机上, 十几个小时, 一动未动……  一幕又一幕, 我的心象针扎一样痛。  这时候, 我突然听到神对我说: “ 孩子, 来, 到我怀里来。”  我的悲哀, 我的苦痛,  原来主全知道。  他一直在等待我。  主啊,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伯42:5)。  我情不自禁,  全身全人降伏在主的怀抱里失声痛哭,  整个人得到了巨大的安慰和释放。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林后3:17)。

大概神看我太看重家人, 看重朋友, 看重自己, 结果这些我最看重的, 在我最需要帮助时,  却帮不了我, 反而让我更空虚, 更失望。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 是圣灵感动我去找教会, 去参加姐妹查经班, 使我开始追求真理, 使我有了共同扶持代祷的好姐妹, 使我在主里得享安息。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 “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诗篇121:2)。  “他醫好伤心的人,裹好他们的伤处” (诗147:3)。

我的第四个梦, 刚好在母亲过世四十天的夜里, 梦到母亲容光焕发, 头发又多又黑, 穿着她最喜欢的蓝西服, 是母亲年轻时的模样。  我和母亲愉快地交谈, 她对我说: “你知道吗?  我已经死了。”  我说: “我知道。”  我忽然想起这些天, 家人正在为母亲的墓地拿不定主意。  因为母亲临终一直昏迷, 并没有交代。  生前也没有接触过这个话题。 于是, 我问母亲: “ 把您的骨灰葬在哪儿好?”  母亲豁然一笑, 说: “ 扬了吧!”  母亲对骨灰的潇洒态度, 使我明白, 她已经完全超脱了, 她的灵安息了。  我虽然是这样的不舍和牵挂,  但是内心渐渐有了平安。 

2008年八月, 我带着小女儿回到北京为母亲下葬。  母亲的墓地坐落在山清水秀的北京西郊, 背后是蜿蜒的长城, 前方是清澈的湖水。  哥哥小心翼翼地搂着妈妈的骨灰盒, 姐夫打着一把大伞, 遮住骨灰盒, 我和姐姐一边儿一个,  嫂子紧跟着。  感谢主, 我知道妈妈的灵已经在主的怀抱里安息了。  我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妈妈的墓碑, 久久不愿离去: “妈, 神藉着你的离去, 得着了我;  你用生命的最后的日子, 照亮了我永生的路。  我感谢你!” 我对哥哥姐姐说: “如果我死了, 就把我的骨灰撒在妈的墓上, 我和妈妈在天上见。”  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敢想象, 如果没有主的同在, 我怎样才能如此坚强平安地走过来。  真是应了经上的话: “耶和华必赐力量给他的百姓;耶和华必赐平安的福给他的百姓。” (诗29:11)。

从我2008年三月决志信主, 到今年复活节受洗,  一年多的时间里,  我从圣经和查经班里学到的人生智慧, 比我从小学到研究生整整二十一年的学校教育所学到的多得多。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  学历,学位和书本知识并不等同于人生智慧。 “能听的耳,能看的眼,都是耶和华所造的。” (箴 20:12)  神打开了我的耳目,  我学到了许多从未学过的人生功课。  圣经上的许多金玉良言, 例如圣灵的九个果子: 仁爱, 喜乐, 和平, 忍耐, 恩慈, 良善, 信实, 温柔和节制, 及我的一些实际操练使我们全家受益匪浅。  真是一人信主, 全家蒙福。  从神爱我, 到我爱神, 再到我爱人,  我逐渐走在了主的正道中。

有时夜深人静尚未成眠时, 我就不禁数算神的恩典。  想到自己舒适的生活, 想到一双可爱的儿女,  想到神为了救赎我们把独生儿子舍了。  我常常泪流满面, 感动不已。  “神赐人资财丰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分,在他劳碌中喜乐,这乃是神的恩赐。” (传5:19)。  “赏赐的是耶和华, 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约伯1:21)。 我的一呼一吸都在神的掌控之中。  是神用那托住万有的手, 托住了我的生命。  我的一切都是神的恩赐。  我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  有一首歌最能表达我的心声: “若我得活久长, 或今日号筒吹响, 我要为你活, 主, 我要为你活!”  “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 (诗30:11)。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乐。” (诗16:11)。

(冯莉, 北京大学东语系毕业。  纽约市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1998年随先生黄京志 来State College定居。  2009年复活节由林大卫牧师在State College华人磐石宣道会受洗。 儿子黄乐乐, 女儿黄蓉蓉诞生于宾州, 于2008年母亲节参加幼儿奉献礼。)


来源:                                                                                                                 磐石宣道会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2-02 19:01:5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