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为信耶稣逃命

[ 8396 查看 / 1 回复 ]

加马可

于仇恨背景成长

我1957年在埃及出生,与六兄弟及一姐姐在富裕家庭中成长,父亲开成衣工厂。全家笃信伊斯兰教。六岁那年,父母送我入学读古兰经。十岁那年,中东爆发六日战争,以色列瓦解阿拉伯联军,直捣开罗,轰动全球,也震惊了阿拉伯世界,成为大家常谈的话题。

而我们这些孩童也常听大人教导说:「犹太人是万恶之源,他们不忠实、不值得信赖。他们恨伊斯兰,迫害先知穆罕默德,招来阿拉的愤怒,要把他们变成猪和猴子。」学校也教导我们憎恨犹太人,说犹太人是历史上的敌人,他们偷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我们要齐力起来铲除他们。因此,小小心灵早已对犹太人充满敌视,认为世上所有问题全是犹太人所引起。

自由思想属禁区

念小学时,同学们个个都急切地背诵古兰经,因不会背会受罚。我也很勤力背诵,并得到在清真寺任伊玛姆(imam,即教长)的舅舅作我的启蒙老师。12岁那年,我因能背诵整本古兰经,家人为我举行了盛大庆祝会,连瞎眼的爷爷也开心得热泪盈眶地拥抱著我。左邻右舍视我为小圣人。

在爱资哈尔大学(Al Azhar University)(注一)读书时,为能对偶像穆罕默德及其追随者有更多认识,我主修伊斯兰历史与文化。首日上课,教士说:「无论我对你们说甚么,你们都该视为真理接受。我绝不会容许课堂内有任何形式的讨论。我没说的,就代表不值得去探讨,你们要做的就是聆听与服从,绝不许发问。」然而,求知欲甚强的我,对这种不许发问的哲学颇不以为然,一有疑惑仍会向教授发问:「为甚么穆罕默德起初要我们和基督徒和睦相处,后来又要我们去杀他们?」「为甚么穆罕默德可以娶13个妻子,而我们最多只能娶四个?古兰经也说,穆罕默德只是一个人,为甚么他有如此特权?」又有一次我向负责教授古兰经翻译的拉赫曼教士(SheikhOmarAbdelRahman)(注二)发问:「为何你在课堂上只讲圣战?古兰经也有经文谈和平、仁爱与宽恕,为甚么总听不见你说?」他压著怒气回答说:「我的兄弟,古兰经有一整章谈战利品 (注三),却没有一章是关于和平的。圣战和杀戮是伊斯兰之头,拿掉了,就等于是斩了伊斯兰的头!」

虽然如此违反发问禁令,我在六千名学生中仍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

愈研读愈生疑惑

在修读硕士课程期间,我越研究伊斯兰历史,就有越多问题浮现,无法找到答案。我可以完全不夸张地说,伊斯兰从穆罕默德到今天,全是暴力与血腥的历史!但在写硕士论文时我把这些疑惑隐藏得非常成功。毕业后学校邀请我留校教这主修科目。我以 28岁之龄执教,成为该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讲师,并成为一间清真寺的伊玛姆。攻读博士期间,我除了在两间大学教书,也是一小型清真寺的负责人;此外,我也负责每星期五在清真寺讲道。在讲道中,我对会众说,圣战是为要保卫伊斯兰国土,抵御敌人的入侵,而犹太人、基督徒及不信者都是阿拉的敌人。我把大学得的教导照样教导信众,只是内心深处却常对当中互相矛盾的教导充满疑惑;但为了保住自己的社会地位及大学教席,我隐藏著这些疑惑。

那时埃及境内掀起圣战运动,差不多每天都有基督徒遇袭。而每当我在清真寺按古兰经教导会众仁爱、恩慈与宽恕,却看见奉行伊斯兰原教主义者炸毁教堂、杀害基督徒时,内心感到万分矛盾!

明知有险仍前行

教书时,我喜欢与学生讨论,更欢迎学生提问,不想他们像我做学生时遭到发问的阻止。我知这样做很危险,但为了带动学生作更多思考,我冒险开放辩论空间。

1991年12月,我以穆罕默德第五位继承人穆阿维叶(Muawiya)死前交代儿子,要将四个阻碍他继承领导地位的人杀掉一事为例,说这儿子为巩固自己的地位,连穆罕默德的孙子也杀了,请学生以真主眼光来寻找当中的怜恤与仁爱。有学生在思索中问:「这段记录正确吗?会不会是犹太人假造的?」我让学生看可靠的引用出处。学生在整件事中找不出仁爱。一些激进学生以为我要指控伊斯兰,立时喊叫:「你不可质疑阿拉!你是我们的教授,应教导我们伊斯兰,不要使我们迷惑!」下课后,学生向校方报告,系主任马上找我谈话,我便明明地说:「我这样提出问题,并不是要攻击伊斯兰和先知。你们是认识我的,知道我如何投入这信仰,故请不要控诉我,请帮助我,找出可回答我的正确答案。我们说,古兰经直接从阿拉而来,但我在古兰经读到一些不是一位真主的想法。」此话一出,便被视为亵渎了古兰经,立时遭校方一成员怒吼,在我脸上吐口水。后来校方把我辞退,并向秘密警察报告。

未背叛迫害已来

当晚三更时分,有15至20名秘密警察冲进我父亲的大宅,全家被吵醒,哭泣著看我被他们带走。

他们在前三天不给我吃喝,接著四天的审讯,纠缠于我脱离伊斯兰的过程。由于他们认为脱离伊斯兰的人必是因信了耶稣,便在审讯中不断问:「你曾和哪个牧师谈过话?你去过哪间教堂?为甚么要背叛伊斯兰?……」他们不仅问,还严刑逼供,企图要迫我承认是因信了耶稣。

在这时候,我从没想过要背叛伊斯兰,故对审讯官说:「我是从事学术研究的人,经常思考,讨论伊斯兰的议题是我的职务范围,属学术活动。我从没想过要脱离伊斯兰。这信仰已是我的血液、我的文化、我的语言、我的家庭、我的生命。但如果你因我所谈的而责备我,那就把我从伊斯兰赶出去吧!」但他们仍不相信,继续严刑逼供。我晕过去,醒过来又再昏倒,审讯官仍得不到他们要的答案,便在一个晚上要我爬进一个无门无窗的水牢与老鼠为伴。另一晚,又带我到一个有一头凶猛大狗的房间,我就在凶猛大狗之前,对创造主作了第一次的祷告,求他保护。在祷告间,那凶犬趋前来,在我四围转来转去,像要伺机吞吃我,不多久,这头恶犬竟突然静下来坐在我右边。此时我因恐惧以致疲累而缓缓入睡。醒来时,那头大狗正舔著我的耳朵,像在对我道早安。狱卒开门见我在祈祷,而大狗却静坐一旁,非常惊讶。

他们对我作最后一次审讯。此时,我感受自己的内心已完全离开伊斯兰。

出狱后仍在寻觅

后来家人透过当国会议员的舅舅把我从秘密监牢带回家。不久,警方给我家来了一封信,说:「我们收到爱资哈尔大学的传真,控告您的儿子叛离伊斯兰,然而经过 15天的审讯,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支持这指控。」我是父亲众多子女唯一修读伊斯兰,也是父亲常引以为荣的儿子,故他看信后便大为放心的说,必是大学里有人嫉妒我而使出的卑鄙手段,嘱我不要与他们计较,并为我在他自己的工厂安插了一个职位。他完全没有察觉我内心已起了变化。

出狱后,我的信仰生活足有一年处于真空状态。我不再往清真寺祈祷,也没有向甚么神呼求,只知道冥冥中应有一位真神,就是那位让我能够活著回家的神;但他是谁,我却一无所知,也不知该如何寻求他。对于一个自幼就受伊斯兰教育的人来说,突然要在一个对神一无所知的日子过活,是一种相当难以想像的折磨。在这一年里我感到非常痛苦,只要一独处,就会成为世上最绝望的人。我对「真神」的渴慕随著年日更趋迫切。

为此,我长期失眠,导致长期头痛。求医无数,却找不出原因,只能不断吃止痛药,且差不多一星期要去两次药房买药。去多了,就与药房的药剂师熟络起来。

如同其他在埃及的药剂师,这位女药剂师也是基督徒。当她看见我频频来购药,便担心的关怀我,向我问安。我回答她说:「我一切都安好,只有一件事让我不安,就是我现在活在一个无神的日子,我对创造我的主完全不认识,也不知道谁是宇宙的创造者。我为此经常头痛不已。」她听后,非常震惊!我便进一步将决定离开伊斯兰及被捕的事向她说明。她安静地听完后,给了我止痛药,也在下层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悄悄地说:「请在服药前先翻阅此书。」

登山宝训寻真主

这是一本黑皮书,封面以阿拉伯文写著「圣经」。为免别人看见,我把印有「圣经」的一边向着自己,然后一只手拿药另一只手拿书回家去。那年我35岁。

回家后,我立刻躲进自己的房间,虽然头痛难当,仍先拿圣经来看。这本圣经写有不少笔记,想必是药剂师的私人圣经。我在随意翻阅中读到登山宝训的经文:「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太五38至39)读后,我感到自己整个人不断在发抖。我一生熟读古兰经,却不曾有任何话语如此令我震撼!此时,我彷佛在与耶稣面对面了。在继续忘我地阅读时,我像坐在高山的云端,聆听宇宙间最伟大的导师在对我说话。由于自小熟读古兰经及穆罕默德的事迹,所以在阅读圣经时,我不自觉地将圣经中的耶稣与所认识的穆罕默德交替著比较。我一直读到天亮,要想歇息时,竟可安然入睡,不再感到头痛。醒来时,精神焕然一新,知道耶稣正是我要寻找的真神,便决定归信他。

翌日中午,我把止痛药原璧归还给那药剂师(注四),告诉她我已成为基督徒。药剂师立即将这好消息告诉当兽医的丈夫,并介绍了三位牧师给我认识,只是这些牧师都因担心秘密警察的迫害而不敢接纳我(注五)。最后我好不容易在偏远处找到可以参与礼拜的教堂,每次进去都要设法避过教堂门外监视的秘密警察。

信主后遭爸开枪

在埃及,任何人要脱离伊斯兰,就会遭追杀。一天,我在拜访朋友后回家的路上,遭两名原教主义信徒以利刃行刺多刀,流血过多而昏厥。当警察赶到时,凶徒已逃之夭夭。

这时父亲还不知道我信了耶稣。即使警察找到我离开伊斯兰的证据,父亲仍拒绝相信,认为不可能。1994年,父亲派我到南非寻找生意上的拓展机会,我就在南非与一印度裔基督徒家庭相处了三天,临别时,他们送给我一条有十字架的项炼。

回家不足一周,一天与父亲走在街上,父亲看见我颈上戴了项炼(在回教文化中,只有女性可配戴颈饰),便愤怒的质问:「你怎么啦?为甚么要戴颈饰?」此时我不知怎的,一开口舌头就像迫不及待要代我说话般说:「爸,这不是颈饰,这是十字架,代表耶稣为我、为你、为世上每个人受死,我已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我也在为你及家人祈祷,祈求你们有一天也能信耶稣。」父亲听后,怒火急升,随即从身上掏出手枪指向我,我急忙逃命,在转往街角之际,背后传来父亲连发五枪的响声。

我匆忙冲入已出嫁的姐姐家,请她回老家把我的护照、衣服及其他重要文件偷出来给我。正说话时,父亲已赶到,泪流满面的大力敲打姐姐的家门,说:「你弟弟离开了伊斯兰,我要杀死他。」姐姐为救我一命而向父亲撒谎:「他没来我这儿,你先回去,等一下我们全家来谈这事。」

与亲爱家人离别

姐姐为我准备需要的东西,并与母亲给了我些许钱,就在1994年8月的一个晚上,我为了信仰而离开自己的祖国及至爱的家园。

头三个月,我在北埃及、利比亚、北非查德、西非喀麦隆流浪,最后到达刚果。在那里感染了疟疾,来看我的埃及医生,断定我第二天早上会死去,为我订了一具棺木,准备把我的尸体送回埃及。出乎意料的,翌晨我竟醒来,并于五天后出院,我也因此到处向人述说耶稣是我的救主。

后来我在南非落脚,在开普敦一基督徒训练中心接受栽培,有机会接触来自各地的基督徒。起初,我依然故我的仇视犹太人、憎恨美国人,在街上遇到犹太人也会视他们如污物般避开。在训练中心见到美国基督徒同学也不瞅不睬,认为美国支持以色列,必须和犹太人遭同等待遇。虽然我知道自己必须改变;然而,因著我的背景,没法一下子接受与伊斯兰相违的教导?

我为此每天祷告,求耶稣改变我。后来,主在我一次痛哭的祷告中提醒我,要我先学习谦卑自己,不要以批判眼光待人。我就在天父的提醒下,向那位遭我仇视的美国基督徒同学道歉,也学习放下对犹太人的偏见,尝试与他们来往,发现即使非基督徒的犹太人原来都是很友善的,而非古兰经所形容的那样可怕。现在我朋友中有不少是犹太人,这是主耶稣给我生命的改变。

不断为祖国祷告

信主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从没停止过为同胞及家人流泪祷告。我求主早日把他们从伊斯兰的黑暗中拯救出来。我也从没停止为自己过去仇视犹太人的罪求宽恕。在其中一本我写的书中便为自己前半生有34年的愚昧,寻求他们的饶恕;我也愿我的见证能帮助更多回教徒认识耶稣才是真主。

余正远辑译自:
.The Unifinished Battle-- Islam and the Jews, by Mark A. Gabriel, Front Line;
.Jesus and Muhammad , by Mark A. Gabriel, Charisma House.


注:
一/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建于公元972年,是埃及最古老的大学,也是伊斯兰逊尼派最具权威、最享盛名的学府,约有九万名学生,分布埃及全境。二/拉赫曼双目失明,是埃及伊斯兰极端组织精神领袖,因是1993年纽约世贸中心爆炸案主谋,于2002年被起诉,判以终身监禁。三/古兰经第八章。四/加马可说,这位女药剂师后来为他付出了代价,就是药房遭人纵火烧毁,要与丈夫移民加拿大。五/埃及以伊斯兰为国教,全国人口90% 是伊斯兰教徒,容许基督教存在,却禁止传教。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1-30 10:31:36
TOP

gospel of peace 11/24/2007 12:12:42 PM
赛19:18 当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说迦南的方言,又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有一城,必称为灭亡城。
赛19:19 当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
赛19:20 这都要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赛19:21 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敬拜他,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
赛19:22 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他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
赛19:23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
赛19:24 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赛19:25 因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看到弟兄的见证,原先以为在大陆信主已是很不容易,相比之下,小巫见大巫.信佛教的来信耶稣不容易,信回教的来信耶稣更不容易.但在人是不能,在 神凡事都能!哪里的罪多,那里的恩典就更多.愿主的旨意行在埃及,如同行在天上,阿们!
TOP